沈清河

语c 填词

梗自理三#周喻#很甜

梗自理三#周喻#很甜

电视屏幕上闪过明晃晃的“荣耀”二字,少天带头惊呼了起来。“轮回又一个冠军!按这个状态会不会来三连冠啊?”他说着说着望向了我,眼神里透露着期盼,显然想我说点什么。周泽楷……视线又不自觉瞟向电视上那个捧着奖杯的少年,虽说依然是沉默寡言的样子,可很明显能听出他语气里轻微的激动,双眼闪着不掩饰的兴奋。轮回啊……又一个冠军,真不知道等会电话里怎么受得住他那声“前辈”了。
“下个赛季,我们会赶超,”回了众人一句总结性的话,但之后自然要好好分析这场冠军赛“等会没事的话都去看看这场比赛的录像。”
指关节扣动在桌面上,转回了座椅,又重播一次冠军赛。当镜头定格在周泽楷那张颇为严肃的脸上时,不由扯了扯嘴角。他那个人可从来没在自己面前如此正经过啊,除了告白那次,直至今日还深刻记得当时他眼角红了一大圈的窘样,令人心疼。
训练室里终于有了研讨比赛的气氛,每个人都是屏息计算着赛场上那位枪王的连击,在什么时候有漏拍,哪里有机会切入……然而手边却突然响起轻脆的铃声,所有人皆是一愣,包括自己,着实被吓到了。急忙抓过手机,“周泽楷”三个字出现在显示屏上。那么快就已经出赛场了?不能不接,这人现在是最需要和我倾诉心情的时候。于是在众人的目光下,尤其是少天明显到极致的猜疑,他曾无数次问过自己是不是偷偷交女朋友了,我果断地否认了,也确实不是女朋友,是男朋友。
“不好意思,你们先继续”轻声关上训练室的门,随即跑向阳台。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有些急促,却是不说话。毕竟往常也是这样,通电话总要待他浪费个半分钟的时间酝酿语言。“前辈……我们是冠军了”小周故意压低了声音,见我没说话,又小心翼翼地“喂?”了一声。
刚欲要启唇回答他,耳边便传来队友的声音:“队长谁啊?叶修?王杰希?喻文州?”
又一低沉声音传来:“别乱猜”,应该是江波涛。
“不会是韩文清吧?!”那人十分不听话地惊呼了一声,惹得周泽楷也没忍住喊了他名字。那人只得不自在的嘀咕。这轮回私下里实在是有趣,周泽楷这么个不爱说话的,还得管着一帮人,然后是沉稳的江波涛。倒有点像个性鲜明的偶像团体。不由笑出了声——“噗”。周泽楷很是纳闷地问笑什么。“没什么,气氛挺好的,恭喜夺冠!”
周泽楷满心欢喜地应了声,沉默片刻又问:“电视上……帅吗?”耳旁笑声毫无征兆地传来,好在被别人捂住了嘴。
兴许在别人面前,他不是个自恋的人,也并不喜在镜头前表现。可他偏偏喜欢被我夸赞,像一个讨赏的小孩。“不好意思啊,太关注比赛了,没怎么看你。”半开玩笑地调侃了他一番。周泽楷嘟囔了半天,又回我:“一枪穿云”
反正怎么说都得夸夸他,思绪片刻,把所有想说的角色分析硬是压缩成了四个字:“所向睥睨”想必他也不需要自己帮他分析连击次数啊、操作预判什么的“到时候大冠军别忘来请我们吃饭啊”
“前辈想别人……还是我?”那头终于憋不住似地“噫”了起来,一阵窃窃私语声。
“一定要叫上江副队,我想和他研讨一下。”
“我呢?不想我?”小周吃亏地非得拽着问题让我告诉他。
俯视俱乐部前的街道,行人行色匆匆,一盏极具标志性的路灯放置在马路对面,想着他曾站在那下面,急迫地寻找着我的身影。“想,太想见你了”这是发自内心的渴求,凉风徐徐缠绕着发丝,期待他就站在自己身侧,递上一杯去冰饮料。
周泽楷立马说到:“明天?来见你”这小子太过急促了先,如今轮回第二个冠军一到手,哪还有私人时间,队里肯定会接下一堆的代言和新闻采访。尤其是周泽楷,万一去个机场被认出来,绝对被堵得上不了飞机。
“还是等等吧,这两天轮回会很忙”
“哦……”周泽楷的声音透露着失望。
从来都是他来广州找我,或者全明星赛后他不舍地跟在自己身后。会很难过吧,想来不能来,还要处理那么多事情。“要不……我去找你?”
“嗯嗯,三天后?……嘶”突然重重地一声,似是撞到什么。江波涛急忙询问道:“队长!头不痛吧?”
原来是撞到头。这幅样子和赛场上严谨认真的样子截然不同。“队长队长队长队长!经理找你!给谁打电话打那么久呢!快走啊!”身后的走廊跑来狂奔着的少天。还没来得及安慰他,便被一把拉走,少天的手劲依旧很大。
“小周那三天后来找你”急忙挂了电话
走在前面的少天愣是回头,“谁?小周?周泽楷?他不会是来炫耀轮回夺冠了吧?那三天后你找他怎么回事?”
忍不住一叹气,比起周泽楷的那群队友,少天才是最难搞的吧。

来自苏沐秋的生贺——填词

《一世浮沉》
——改词《烟花易冷》
(from:苏沐秋 
     to:叶修)
我这人  奢念太沉
笑你太认真
偏错过  白纸黑字
我只有默认
一如往常  还是假象
可惜无法  来心疼你苦任

整条路  走了几人
剩下你一人
要怎样  辗转才能
像你般生存
如我那时  洒脱转身
当年的事  感谢你  千机重拾

既痴狂  再惊艳又何妨
我听闻  你不再一个人
该是因奇迹  你有如此结局
眼眸中笑意仍然  温存

既痴狂  再惊艳又何妨
我听闻  你仍守着前身
有时那琴声  伴随旁人惊声
原来你的温柔藏  太深

烟味呛  不懂为何
你如此偏爱
我害怕  这成伏笔
你被它祸害
戒又如何  不戒也罢
难道其实  你在掩饰什么

清明时  你提起我
半玩笑半真
毕竟我  离开已久
你早就割舍
就此阔别  守护足年
而我只求  你能把  自己善待

既痴狂  再惊艳又何妨
我听闻  你不再一个人
该是因奇迹  你有如此结局
眼眸中笑意仍然  温存

既痴狂  再惊艳又何妨
我听闻  你仍守着前身
有时那琴声  伴随旁人惊声
原来你的温柔藏  太深

既痴狂  再惊艳又何妨
我听闻  你不再一个人
该是因奇迹  你有如此结局
眼眸中笑意仍然  温存
既痴狂  既痴狂
再惊艳又何妨

我听闻  我听闻
你仍守着前身
有时那琴声  伴随旁人惊声
原来你的温柔藏  太深
原来你的温柔藏  太深
给我机会牢记你  此刻

    医院内。
    “请问哪位是死者家属。”淡漠的声音回响在走廊内,医生带着口罩,模糊了声音,也模糊叶秋的意识。
    叶秋低眸看了眼拽着自己衣角不放的苏沐橙。他不忍心让她再被现实打击,因为他知道医生手里的白纸是什么。
    “给我吧”叶秋微微抬起双手,接住医生递过来的死亡确认单。明明只是几张轻薄的纸,却仿佛一个应验了的诅咒
    【“那就祝你永远十八岁”“不知道你有生之年能不能超过我”】

    叶秋的视线粗略扫过,只看的进几行显眼的加粗字
    【死者姓名:苏沐秋】
    【死因:车祸,抢救无效】
    【无生命特征,确认死亡】
    …………
    苏沐秋那么努力、拼命,好不容易等到可以圆梦的那一天,白纸黑字却把你的十八年化为一场梦。叶秋提起笔,笔尖凌空在【家属签名】上,久久无法下笔。只不过是两个字罢了,签约的时候他能毫不犹豫。可是这种时候……让他如何冷静签下?
    “先生,你手抖成这样没事吗?”医生的提醒拉回了叶秋的思绪,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颤抖到无法克制的右手。作为一名职业选手,叶秋不允许自己如此失控。他用力一甩手腕,在签名处快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叶修】。这恐怕是他们最后一次关联在一起,至少,道出自己的真名吧。
    “辛苦了”叶修交还了确认单,礼貌一笑,牵着苏沐橙赶紧离开这个绝望阴森的地方。转角,一个同样失去亲人的女孩伏在医生身上嚎啕大哭,不知道在喃喃倾诉着什么。苏沐橙见了这番情形,原本还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泪水,被眼前的女孩一刺激,也开始抽泣起来。
    苏沐橙再也忍不住了,终于哭出声,所有之前隐藏的悲伤都在一瞬间发泄了出来:“哥哥为什么要死!”她一直是个乖孩子,从来不想也不会让哥哥和叶秋哥哥担心她。但是这一次,她的哥哥,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的亲人……永远永远离开她了,没有办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
    苏沐橙整个人扑在叶秋的衣服上,泪水浸湿一大片。他不禁暗自庆幸自己从来没有惹哭过女孩子,一边想着,蹲了下去。
    “沐橙,沐秋希望他离开了你也能一直坚强”
    “我……我知道”
    “你要带着他那份,乐观下去”
    “好……”
    “以后我替他照顾你”
    “可是我还是……还是想要哥哥”苏沐橙仿佛崩溃一般从他身上滑落,就快要跪在地上了。
    叶秋叹了口气,轻拍了下她的头,两手扶着她走出医院。第一次见沐橙哭,他知道她有多么绝望。
    ……医院外
    苏沐橙坐在栏杆上,安静地望着正在踩烟的叶秋,一边懊恼,显然已经冷静下来了。
    “叶秋哥哥……刚刚对不起,我没控制好自己”苏沐橙就是这样,坚强,温柔。
    “你已经很坚强了,哪个女孩子能像你一样撑那么久,”叶秋一边说着,一边揉捏自己的肩,“嘶——”
    苏沐橙慌忙跳下来,着急地问:“你怎么了?”
    “没事,就是你太重,我肩膀被你压得——”叶秋嗔怪道,却也知道闭嘴。
    苏沐橙也配合地“哼”了一声
    “回去你帮我按摩一下?久仰你的妙手好久了。”
    “好啊”苏沐橙觉得自己和叶秋之间越来越默契,都假装忘了刚刚谁手抖成那样,谁哭地私心裂肺。她觉得,其实最坚强的,应该是叶秋才对。
    “沐橙啊,你回去先好好洗把脸……再照镜子”苏沐橙没哭多久,也不是很肿,但叶秋听说女孩子对这方面的小细节都挺在乎的。
    “哦”苏沐橙习惯了叶秋的嘲讽,早就学会自动屏蔽了。她偷瞄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叶秋,还是担心他会不会受哥哥影响,好像有个词叫什么【状态不好】。
    思考过后,苏沐橙正了正脸色,抬头看向叶秋,严肃道:“叶秋哥哥,你也一定要带着哥哥那份,拿下冠军!”
    叶秋知道她在担心自己状态不好,便伸手抚过她脸庞上的泪痕,笑道,
    “双份的够不够?”
   

叶蓝向《劝君莫归》——填词《发如雪》

蓝溪边 春雪纷飞
君迂回 掠夺了一切
是神抛下姻缘线 仍戏弄不倦
散人现 势如潮水
怎躲避 祸害谁足千年
纵然隔屏不难相见 阴奉阳违
桥梁架你我伞与剑
怕只恨当初何作孽 今随时念叨着你
劝君莫归 再添了挂念
还是别远离一些
我承认 你已是氧气
今夜月亮那么圆
深入骨髓 其实不讨厌
我选择蓝河依旧
柳叶扉 不去的夏天
花样多变 该警戒失控的心
决胜硝烟 浪漫多一点
说素笔不易描绘
我坐等 应你的安慰
决择红尘下是非
蓝河依偎 两人在笑退
我只愿跟随伞前
指尖跃 心结那根弦
……(然后是重复)

伞修向《一世浮沉》——填词《烟花易冷》

(from:苏沐秋     to:叶修)
我这人  奢念太沉
笑你太认真
偏错过  白纸黑字
我只有默认
一如往常  还是假象
可惜无法  来心疼你苦任

整条路  走了几人
剩下你一人
要怎样  辗转才能
像你般生存
如我那时  洒脱转身
当年的事  感谢你  千机重拾

①既痴狂  再惊艳又何妨
我听闻  你不再一个人
该是因奇迹  你有如此结局
眼眸中笑意仍然  温存

②既痴狂  再惊艳又何妨
我听闻  你仍守着前身
有时那琴声  伴随旁人惊声
原来你的温柔藏  太深

烟味呛  不懂为何
你如此偏爱
我害怕  这成伏笔
你被它祸害
戒又如何  不戒也罢
难道其实  你在掩饰什么

清明时  你提起我
半玩笑半真
毕竟我  离开已久
你早就割舍
就此阔别  守护足年
而我只求  你能把  自己善待




既痴狂  既痴狂
再惊艳又何妨
我听闻  我听闻
你仍守着前身
有时那琴声  伴随旁人惊声
原来你的温柔藏  太深
原来你的温柔藏  太深
给我机会牢记你  此刻

【改曲/伞修向】没想到哥也有这么伤感的一面——叶神

《伞消魂》
改自——《青花瓷》
作词:左黎鸢
星火燎原杭城夜  追溯月中眠
复念几遍脱手间  再难佩却邪
患失未失那十年  得以又破茧
退场一时台下频繁遇见
虚阴三级颤抖臂  淡然你足迹
过往重启嘉世离  喧没叹声疲
穿梭继枪林弹雨  王朝外斗神执伞可疑
英雄名缺少你  怎样算奇迹
喧嚣了一世纪  呓语在原地
错过沐秋不再是当年的天地
手握千机为君披战衣
南山上固安好  可我怕忘记
白衣若覆冬雪  该有多美丽
沾指弹灰原谅战意未歇息
成败做伏笔
早料分离谁知晓  命运会突袭
交代不及人散尽  被沉重打击
荣耀初昔伞消魂  前身何处寻
自欺欺人十年骗不过心
雨色晚起苏黎世  回忆透眼底
而我曾经构想着  仍执手与你
十年后如你所愿  世界将赠与我们冠军
英雄名缺少你  怎样算奇迹
喧嚣了一世纪  呓语在原地
错过沐秋不再是当年的天地
手握千机为君披战衣
南山上固安好  可我怕忘记
白衣若覆冬雪  该有多美丽
沾指弹灰原谅战意未歇息
成败做伏笔
秋转身木苏笑  唤一声阿修
少年莫太猖狂  人生路还长
如若你面带笑意  还存在这里
请求你别再给我背影
秋转身木苏笑  唤一声阿修
少年莫太猖狂  人生路还长
可我不能像你般  潇洒地忘记
你别真离去